当前位置:首页 > 文苑漫步 > 正文

胡建坤:逃离乡村抑或守望家园——读罗大佺长篇儿童小说《萤火虫之约》

来源:《文艺报》 更新时间:2023-01-12 16:16:55 作者:

    罗大佺的长篇儿童小说《萤火虫之约》已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读后给我带来了惊喜和震撼。作家罗伟章评论作者:“在不长的篇幅里,既写出了乡村的艰难,又写出了乡村的希望,值得广大读者一读。”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周大新也称:“语言朴实,人物形像鲜活,乡土气息浓厚,故事催人泪下,是近年来反映农村生活的一部好作品。”我个人认为,这些评论恰如其分地评介了这部作品的价值所在。

    《萤火虫之约》主要讲述西南地区犍州市(县级市)药王谷镇三瓢水村留守儿童、问题少年斑鸠历经生活磨难,在班主任老师羊一庄和社会各界的关心帮助下,改正自身缺点,克服家庭困难,考上了重点大学,学有所成后选择回到故乡,建设美丽家园的故事。小说涉及城镇化过程中农村存在的留守儿童、乡村教育、生态危机等诸多问题,极为引人深思;小说描写的爱心相助故事,极为感人肺腑。我个人认为,这是近年来出现的聚焦农村现实状况,表述农民在社会转型时期付出的艰辛,展望乡村振兴未来不可多得的一部好作品。

    故事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的3月,这是一个寓意丰富的时间点——春日降临,万物复苏,希望随之而来。羊一庄这个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来到了偏僻的药王谷中学,担任高中一年级一班的班主任教师。任职伊始,羊一庄就遭遇问题学生斑鸠和同学打架。小说以斑鸠为引子,开始缓缓展开了故事的叙述。

    由于农村经济落后,加之受到外出打工潮的影响,斑鸠的父母迅速被卷入了进城务工的洪流。但斑鸠的父母以及邻居到城市后,体会到的却是巨大的落差——和在农村种田相比,除了能多挣点钱外,不仅工作辛苦,而且不断遭受各种歧视。更为严重的是,他们的权益有时还无法得到根本性的保障。这是90年代以来城市化进程逐渐加快,成千上万的农民工涌入城市务工后,经济状况得以改善,个人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但也承受压力、做出牺牲的时代缩影。

    在了解斑鸠的家庭背景之后,读者就能理解斑鸠为何会成为问题少年。他是一个留守儿童,父亲在打工时意外去世,母亲下落不明。斑鸠不单心灵上无依无靠,生活上还需要照顾年迈的奶奶和幼小的妹妹,学习成绩因此下滑也在预料之中。但因此在学校遭受班主任老师章曲溪的严重体罚和同学兔子、冬狗的无情嘲讽。繁重的生活,让斑鸠本应不谙世事的童年变得繁琐而沉重,看着别人能够享受父母的慈爱和温暖,而他却只能独自承担生活的痛苦和烦恼,斑鸠渐渐感到了命运捉弄人,生活不公平。于是一向温顺可爱的小斑鸠,变成了一只龇牙咧嘴的大狼狗,谁要看他不顺眼,他就看谁不顺眼。谁要惹着他,他就咬谁一口,任何事情都可能成为斑鸠宣泄不满的替代品。一个山村少年,由此成为问题学生。应该说,这也是社会转型时期农民离开土地进城打工后付出的代价。这个代价具有一定的乡村代表性。幸运的是,斑鸠遇到了羊一庄,一位热爱教育、对学生高度负责的青年教师。经由他的耐心引导、鼓励,斑鸠终于转变成为一个热爱学习、积极向上的学生,最后考上了重点大学,成为三瓢水村和药王谷中学校的骄傲。

    小说最有意味之处在于结尾处斑鸠毕业后的选择。他和羊一庄一样,选择回到家乡,成为家乡发展的一份子。通过发展生态旅游,带领三瓢水的老乡,成功踏上致富之路。

    在小说的开头,羊一庄同样面临抉择:是留在生活优越的城市,还是返回条件艰苦的乡村?最终他毅然奔赴乡村,这样的选择也收获了预想中的效果——他给乡村的小孩带来了希望,一些如斑鸠这样的同学的命运也随之改变,小说呈现了“出走乡村—回归故乡”这一引人深思的结构。

    小说中村里人出走的原因有两种:务工和求学。外出求学的人,凭借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扮演着拯救乡村的重要角色,羊一庄和斑鸠就是其中的代表。外出务工者则呈现截然不同的结果:有人勤勤恳恳,日益发达;有人悄无声息,一无所获。斑鸠的父亲属于后者。此番设置别有深意,作者笃信唯有知识能真正改变命运。斑鸠和羊一庄回归家乡、建设家园,这样的设定呈现了作者对乡村深沉的爱。他向我们抛出提问:有才的农村青年应当何为?是否必须逃离农村?他也在作品中给出了一个较为折中的办法:青年学以致用,让“村庄”走出困境,在建设过程中实现自己的价值,实现集体与个体的“双向奔赴”。

    此外,小说开篇关于保留还是撤掉“药王谷中学校”的问题也值得思考。其实,他影射的就是当下乡村的教育问题:是撤乡并镇,让村里的小孩都去城里上学?还是保留乡村学校,让教育资源适当向乡村倾斜——正如小说中所写的那样,调拨优质的教师去乡村教书?实际上,时至今日,很多乡村的学校被撤换,村民为了孩子的发展,只能去城里租房、买房。但这样的情形又难免会产生诸多社会问题。如此,这种生活方式是否真的适合广大农民,适合他们的孩子?小说中,药王谷中学校得以保留,这更适合乡村的发展,也更契合自然教育、生态教育、劳动教育等新型教育理念。

    最后,小说还涉及乡村的生态问题。羊一庄的家乡本来山清水秀,后来污染严重,斑鸠则选择生态旅游带领乡亲致富。这些都表明了作者的观点,那就是以破坏环境换取经济发展绝不可取。虽然城市化趋势难以逆转,但作者并不采取简单的抵抗态度,而是尝试为乡村和村民找出路,这和乡村振兴的精神是不谋而合的。另外,小说以萤火虫的故事开始,文中也多次出现萤火虫的传说。这样的安排不仅仅是为了让小说具备童话色彩,其实,小说中的“萤火虫”也是生态和谐的象征,小说的名字“萤火虫之约”则显现出作者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愿景。

    小说的作者罗大佺从小在乡村长大,离开校园回去当了将近10年农民。他了解乡村环境,熟悉乡村生活,了解乡村需求。一直以来,他都以文学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乡村命运真诚的关切,《萤火虫之约》就是他为乡村吟唱的一曲饱含忧思和期盼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