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良冶
2015-12-21 09:57:07   来源:   

查看原图

 


 

  作家赵良冶

  赵良冶:笔名羌笛,四川雅安人氏,中国作协会员、四川省作协全委会委员、雅安市作协主席。出版有长篇报告文学《国宝传奇——大熊猫百年风云揭秘》、《震不垮的熊猫家园》和散文集《守望家园》。近百篇作品在省以上文学期刊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发表。《守望家园》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第二届西部散文奖;散文《天路背夫谣》等作品多次获全国散文奖一等奖。《国宝传奇——大熊猫百年风云揭秘》入选“农家书屋”推荐书目。


 

  守望家园

  李国斌

  “我又写了一篇散文,给你们看看。”

  “这篇真的写得好,我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去写的,真的巴适啊!”

  听到隔壁编辑办公室响起一个带着笑容、打着哈哈的中年人文静的声音,我知道我们的常客赵老师又来到了小小的日报副刊编辑部,送来了文学版编辑伸长脖子等待的“精神口粮”。对于每周一个版的文学副刊来说,编辑们太期待这样的来客和他笔下的“花朵”啊。

  赵老师认得到我,我也早就知道赵老师,但是赵老师来编辑部一般都直奔二位美女编辑。她们“操刀下厨”,精心“料理”着包括赵老师在内的作者们的作品,将一道道“美食”奉献给读者。而我辈成为“食客”中的一员,大快朵颐。来的次数多了,老师也知道我在隔壁公干,偶尔摆上几句,说些写在人生边上的事情。

  赵老师,脸色白净,四方脸,说话总是面带微笑。我的记忆中,他到编辑部多数时候穿着白色丝绸衬衣,摇着一把折叠纸扇,时不时打着哈哈,言语文雅,周身书卷气,确有儒者之风。

  认识赵老师久也,然而真正有目的有意识的面对面坐下来交流、深谈却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

  这二十年,正好是我在雅安这个凼凼摸爬滚打艰难生活的岁月,时间那把刀不断的刻着我渐老的骨头,却磨砺着赵老师沉心静气执着寻觅的文化之旅。今天,我才知道,这二十年来,他潜伏着,他茕茕独立着,他用自己手里的“刀”对抗着岁月的刀,终于在新世纪的十年里,砍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文学世界。这片世界在雅安灿烂夺目,它的光芒甚至闪耀到了西蜀以外更加广阔的天空。

  二十年前,我们都在机关里,工作的轨迹有交错,但没有交集。我走在自己孤单的路上,他行进在他阳光的道上。

  “一会一节”这道雅安史上最大的“大菜”开始拼盘的时候,我和赵老师都是筹备组的成员,但是好像那时他有点贵恙,在雅安北二路蒸笼般火热的外贸大厦里偶尔闪现过一两次身影后,就悄然无声。隐于市,也许等待的是一飞冲天。

  历史往往在不重要的地方发叉,然后又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交集。我和赵老师的世界就在2006年底开始有了激烈的碰撞。

  美女们无声的享受着赵老师提供的“美食”,同时又期盼着更好的佳品。在连续刊发多篇赵老师的散文后,有一天,他径直走进我的办公室,递给我一篇《人生如泉》的稿件。还是和美女们说话的那种口气:“你好好看看,这篇相当的好,我写写停停,写了好长时间啊。硬是新意别出精雕细琢哈。”

  这一次算作是赵老师和我坐在对面的第一次吧,时间是2006年的12月。从这次他踏进八一路那间面对青衣江,阳光不能照进的“冰箱”办公室起,这间小屋见证了一个雅安文化人捧出一盘又一盘艳丽丰美的果实。

  我把赵老师来这里叫做“幸福”的串门,这个“幸福”是对我而言,也是对雅安文学界而言。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一次次的串门,赵老师总是能及时端上味道醇厚的文学的美味佳肴。对我而言,那些潜移默化的真知灼见,如醍醐灌顶;对雅安文学而言,一篇篇,一本本的著作,不断填补着雅安文学殿堂的空白。

  《人生如泉》用诗一般的语言娓娓道来,文气中传承着汉赋的跌宕磅礴,长短句结合一吟三叹延绵不绝,恰如宋词的错落有致。我完全沉浸于文章之中,直觉谈事论史引经据典,天马行空;寓意说理入木三分,出手不凡。“不能只看到白马泉喷涌的壮观,更要悟出白马泉宁静的禅机!没有潮落,哪有潮涨;没有长期积聚,何来瞬间壮观。不停积淀,释放;再积淀,再释放……白马泉如此,人生亦然!”由此观之,赵老师散文已入化境。

  日子一天天过去,串门的次数越来越多,读到的美文也一篇接着一篇。“食客们”总以为赵老师唯一的文学事业就是致力于雅安文化散文的创作,直到2007年盛夏的那一天,才知道他文学创作的天地远比我们想象的辽阔宽广。

  空气炽热,烘烤着的街道散发熏人的气浪,而我的“冰箱”小屋,相对于外面算是别有洞天,一片清凉世界。《青衣江》副刊缺少好稿,正焦头烂额,忙于等米下锅。看稿看得头昏眼花时,白衣白衫,摇着纸扇的赵老师冒着热汗提了一个塑料袋走进来。嗨,“食粮”终于来了,大喜。遂让座,泡茶。听到他轻快的脚步,看到他满面的春风,就知道又有了满意的收获,但是没想到这是一个大大的惊喜:不起眼的塑料袋装的竟然是一部长达两百页的书稿。

  “这是一部写大熊猫的报告文学,请你提点意见,帮忙看看文字和标点符号。”

  手拿书稿,不知不觉中我走进了精彩的字里行间,走进了赵老师描绘的传奇世界。

  带着油墨香味的稿纸收罗的是一百多年来在雅安发生的、人和大熊猫之间的趣闻轶事,是一幅人与动物共生共欢的洋洋大观,也是一部晕染熊猫文化这一国际性高端课题的历史长卷。喝了一口蒙顶山绿茶,赵老师让自己的思绪回到了挥洒笔墨二十多年的日子,也给我描绘了他立志让雅安熊猫文化得到弘扬,让雅安熊猫走向世界的雄心壮志以及为之付出的肉体和精神的磨难。

  我想法平静下来,作一个认真的倾听者,倾听一个雅安土生土长文化人的快意人生。

  “我的第一个老师是家中的几柜子书籍。”他的龙门阵从“文革”的烽火中说起。出生书香门第,祖父父亲都是教书先生,然而,燎原在东方大国的“革命火焰”烧得连雅安这么小的地方也摆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十几岁的赵家少年却有读书的野心和志趣,在弥漫着高音喇叭和革命口号的空气中,一个人躲在家中饥渴的吸吮泛黄纸张中渗透的甘甜乳汁。在那个80%左右的中国人都是文盲的时代,家中有几柜子的书一定是最幸福的事情。在最幸福的氛围中,十五六岁的小赵徜徉在文学史学的海洋中,青春的肌体像海绵一样吸纳着充满知识盐分的“海水”。四十年后这个炎热的午后,小赵变成了老赵,但说起当年,兴奋之情洋溢脸上:“《三国演义》、《官场现形记》、《水浒传》等古典名著,还有范文澜的《中国通史》是我最喜欢的书,扬起了我文学的风帆。”

  有了这些垫底,他顺利走进了文化单位,他也一生都在为雅安文化添几匹砖加几块瓦,他希望有一天,雅安能建起高耸入云的“文化大厦”。

  雅安是大熊猫的家园,关注熊猫题材,关注熊猫文化成为他第一位的文化自觉。从雅安设立第一个大熊猫自然保护区起,赵老师的视角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熊猫以及关于熊猫的一切信息。收集有关大熊猫和大熊猫文化的资料犹如大海捞针,他只要打听到一点消息,哪怕走村串户,翻山越岭也要找到当事人或者他们的后裔,力求还原历史的真实。《戴维日记》是第一次记载大熊猫科学发现和大熊猫文化的发轫之作,对于一个大熊猫文化的研究者来说弥足珍贵。为了得到这个第一手的资料,他前后找了十几年,寻访上百人后才在一个大熊猫保护工作者手中获得。

  为了大熊猫,赵老师付出血的代价。1992年,他陪同《人民画报》、《今日中国》等媒体记者采访蜂桶寨自然保护区,忘情于拍照,记笔记,当解说员,却不小心一脚踩到了大熊猫身上。温顺的瑞兽竟然激发了野性,一口咬住他就不放,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左脚,流淌一地。由于伤情严重,回到雅安住了十几天的医院,身体才渐渐好转。

  但是,这一切的付出在2007年12月得到圆满的回报。《国宝传奇——大熊猫百年风云揭秘》出版发行,成为赵老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文学专著。著名作家阿来在本书序言中说:“直觉告诉我,这是迄今为止读到的一部少见的大熊猫题材的长篇文学作品。”

  检索可知,这是中国第一本有关大熊猫的长篇报告文学。《国宝传奇——大熊猫百年风云揭秘》很受读者喜爱,不仅再版了精装本,还入选“农家书屋”,三次出版发行。

  在2007年这个炎热的季节里,我除了读到赵老师抒写雅安历史和人文自然风光的优美散文,我更是看到赵老师在大熊猫文化研究和文学创作中踩下的第一个坚实脚印。

  串门继续着,赵老师抒写雅安的散文也在笔下继续流动。随着这些文化的精灵不断在《青衣江》副刊跳跃,也随着这些散发着雅安文化密码和身份标识的文章不断在省内外高端文学刊物的刊发,赵老师的散文日渐自成体系,别具一格独辟蹊径,大气浑然春风扑面。从《人生如泉》后,散文佳作如白马泉涌,停歇的次数越来越少,喷发的频率越来越高。《水墨上里》、《守望清溪》、《巴蜀印章上的岁月》、《无言的高颐阙》、《诗意月亮》等佳作挥洒才情,恣意畅快。“青山绿水,茂林修竹、桃红李白、深宅大院、石桥古道、渔舟唱晚”——写活了一个水墨上里;“大约长子长孙,我竟要摘下月亮当玩具。用晾衣杆摘吧,一根不够又绑一根,再将梯子靠在封火墙上,父亲爬上去还是够不着”——一个在爷爷怀中撒娇,梦想摘下一轮皓月的娇惯孙子形象跃然纸上。文采飞扬的内涵,散发艺术魅力的表达,跳动音乐节奏的韵律,一篇一篇延绵不断展现着雅安美景美色、历史断面、现实生活,读之不免让我辈热血沸腾,也暗中为雅安喝彩叫好。

  读了、看了、悟了赵老师的作品,对于他的自负有了深层次的认识,他值得为自己骄傲。“这篇真的写得好,我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去写的,真的巴适啊。”“你好好看看,这篇相当的好,我写写停停,写了好长时间啊。硬是精雕细作的哈!”君言不谬也。

  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一件再也自然不过的事情,一本耗时六年,代表雅安文化散文创作水平的力作《守望家园》,于2010年5月结集出版。作者在序中道出了“文中皆是心灵的直白,情感的流露”的感叹。关于这本散文集,名家们各有见地:著名评论家曹纪祖认为:“良冶先生所追求的,是一部文化的历史,一部史料的美文。”知名诗人、《守望家园》编辑马安信评价说:“文学成为了他内在生命的一部分,作品张扬着自己独立的品格。”而《四川文学》主编意西泽仁则给予“川西文化小百科全书,几乎触及雅安人文风情和历史名胜的每一个角落”的高度概括。

  2011年开始,赵老师继续带来“幸福”的串门,我的“幸福”感继续着。不同的是,他必须比原来多走三十六级台阶,从元旦起我从二楼搬到五楼上班,我也没有直接做和文学编辑有关的工作了。但是他愿意继续串门,他希望我继续当他的前几个读者之一。而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到五楼串门不到半年时间,他的第二本描写大熊猫的报告文学《震不垮的熊猫家园》就摆在了我办公桌上,而且已经签上他的大名。

  看来持续关注大熊猫这一国际性题材已经成为赵老师一生不变的追求了。

  2012年7月,《守望家园》获得中国散文最高单项奖——冰心散文奖,为赵老师带来前所未有的声誉,也为雅安文学带来前所未有的荣耀。

  赵老师者,雅安市作协主席赵良冶也。